2020官宣减肥?|肠道菌群告诉你“高脂饮食”减肥行不行

高脂饮食是一种新的饮食方式,根据“高脂饮食”计划,减肥者可以吃大量富含脂肪的食物,如坚果鳄梨(牛油果)、黄油,甚至是冰淇淋。其原理是,因为脂肪会对胰岛素产生影响。这时候如果身体需要产生能量,就没法指望胰岛素来“搬运”葡萄糖用作燃料,只能找替代品种——脂肪,从而达到减肥目的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近期《Natur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表明,高脂饮食(HFD)可引发实验小鼠的小肠微生物营养不良进一步诱导IL-17A引起微炎症,并增加肠道通透性,导致NSAID诱导的小肠损伤加剧。

高脂饮食(HFD)是肠道营养不良(肠道微生物群落组成的异常被称为肠道营养不良)的有效诱因,这种情况与各种疾病有关,例如,炎症性肠病非酒精性脂肪肝和结直肠癌非甾体类抗炎药(NSAIDs)是广泛用于治疗炎症和疼痛的药物,众所周知,NSAID的使用与老年人群的胃肠道损害有关,而高脂饮食进一步加剧了胃肠道损害。

文章中研究人员将小鼠随机分为喂养AIN-93M(正常饮食)的对照组或喂养HFD-60的HFD组,同时饲喂8周。每周记录体重(BW),与对照组相比,HFD组的BW显着增加。随后通过强饲法给小鼠施用吲哚美辛(12μmg/ kg),并在24h后处死。与对照组相比,HFD组吲哚美辛诱导的小肠损伤病变面积增加了2倍!

另外,对HFD组的样本进行组织学检查发现,肠壁脱落并破坏了上皮,并伴有炎性细胞浸润和粘膜溃疡,并延伸至粘膜下层;这些观察结果表明消炎痛引起的粘膜损害相对较严重(p = 2.5×10-3;图1C,D)。

研究人员使用HFD组小鼠处理的小肠进行了后续实验。为了研究小肠中与HFD相关的营养不良,对腔内微生物组样品进行了扩增,并进行了16S rRNA基因序列分析,发现双歧杆菌属的种群细菌显著减少

通过测量异硫氰酸荧光素(FITC)-葡聚糖和作为革兰氏阴性细菌中膜成分的血清脂多糖(LPS),发现 HFD组的小鼠肠道通透性血清FITC-右旋糖酐与对照组显著提高了2.0倍(p == 3.3×10-4;图3A)。该结果与血清LPS水平的变化一致(p = 5.2×10-3;图3B)。

此外研究人员还测量了NSAIDs药前HFD喂养的小鼠小肠中炎性细胞因子。HFD组中白介素(IL)-17A(图4A)和MCP-1(图4B)的mRNA水平显着增加3.5倍。

为了确定IL-17A的作用,在NSAIDs(吲哚美辛)给药前7天,研究人员每天向HFD喂养的小鼠施用抗IL-17A抗体。最后两天,通过强饲法给予NSAIDs药物(吲哚美辛),并在24h后处死小鼠。在抗IL-17A抗体治疗的HFD组中,病变指数显着降低,这一结果与组织学观察结果一致。此外,IL-17A中和作用显着降低了HFD组的肠通透性和血清LPS。

总之,以上实验数据表明高脂饮食(HFD)会造成小肠微生物群改变最终危害肠道菌群。

肠道菌群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和关联性已被广泛研究和认可,肠道菌群作为人体最重要的共生伙伴与我们的健康密切相关。影响肠道菌群的众多因素中,饮食内容以及饮食模式被认为是塑造肠道菌群最重要的驱动因素,也是调整和干预肠道菌群最有效和健康的方式。

所以健康膳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为大家提供一些普遍饮食建议

保护肠道菌群,首先要平衡膳食,食用主要由新鲜蔬菜、水果和瘦肉蛋白质来源组成的饮食,增加纤维有助于提高饱腹感和改善血糖参数,限制加工食品和外源性膳食糖的摄入量,避免从饮料中摄取热量。

© Copyright 2019 安序源生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