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日益上升的“腰围”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腰围也开始肆意生长。文献显示:腰围的相对大小与一些常见疾病呈正相关。

大多数人腰围过大都是肥胖导致的。不过,也有些人天生腰围就相对较大,但并不肥胖,这是由基因决定,且具有遗传性,很难通过后天进行控制。今年8月,Wei Zhou等人在《Nature Communication》上发表了一篇全基因组关联研究,文章提到了基因和腹部肥胖的关联性。

  • 腰围是什么?

腰围(waist circumference)是经脐部中心的水平围长,或肋最低点与髂嵴上缘两水平线间中点线的围长,用软尺测量,在呼气之末、吸气未开始时测量。(注:前者大于后者,后者就是平常我们所说的腰围,又称腰节围,近似于最小腰围。)

  • 腰围大会有什么风险?

在讨论腰围对人体危害的风险时,需要引入一个概念——腰臀比(Waist-to-Hip Ratio, WHR):腰围和臀围的比值,是判定中心性肥胖的重要指标。腰围过大,或者腰臀比过大引起的因素有很多,譬如运动量不足、睡眠失去节律、过量饮酒、产后未正常恢复、心情抑郁导致的过量饮食等。不过,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基因,这个因素是很难通过自我调节来改善的。

腰围过大直接导致的结果是身体质量指数(BMI)升高,而BMI指数升高与糖尿病、高血压、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肥胖性肾病、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胆结石、骨关节炎、肥胖相关心肌病等具有相关性。

  • 腰臀比与基因的关联性

腹部肥胖通常由腰围(WC)和腰臀比(WHR)来衡量,其与心血管疾病相关的代谢功能障碍的关系比一般肥胖更为密切。我们东亚人BMI值相对较低,但腹部脂肪水平却比欧美人要高,并且在相同的BMI水平下,有更高的代谢性疾病风险。

研究者对亚裔的53,052个WC和48,312个WHR的个体中约250万个SNP进行关联分析,又在3762到17110个亚洲个体中找到了33个选定的SNP,这些SNP在中国人、韩国人、日本人或菲律宾人的人群中未发现显著异质性。涉及的基因有EFEMP1, SLC22A2等等。


一些SNP显著丰富了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信号通路(P = 5.72×10-4)途径和促性腺激素释放激素(GNRH)信号通路(P = 8.63×10-4)。其中SLC22A与肾小球过滤有着密切关系,其表达情况关联腹部脂肪积累;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5(CDK5)基因与神经细胞分化有着密切关系,它表达量也从侧面反映反射神经影射的快慢,从而延迟进食饱腹感导致肥胖与腰臀比增加。

  • 腰臀比与基因关联性的启示与愿景

控制身材对健康的好处无需赘述,基因对健康的影响亦不容忽视。也许在不远的将来,您可以使用打印机大小的基因测序仪来探索自身例如腰臀比相关基因的奥秘。安序源生物致力于开发这样的基因测序平台,将精准医学、精准健康管理普惠到每一个人。

参考文献:

[1]Zhou W, Brumpton B , Kabil O , et al. GWAS of thyroid stimulating hormone highlightspleiotropic effects and inverse association with thyroid cancer[J]. NatureCommunications, 2020, 11(1):3981.

[2]Bray G A . Obesity: the disease.[J]. Cheminform, 2010, 37(39):no-no.

[3]谢弗. 普通心理学研究故事[M].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07.

[4]Hemani, G.et al. The MR-base platform supports systematic causalinference across the human phenome. Elife 7, e34408 (2018)

© Copyright 2019 安序源生物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